【雷锋网专访】 | 未设工业互聯網部门的软通動力,如何落地智能制造项目

2017920日,在第二届全国铸造行業创新发展论坛上,国家智能铸造产业创新中心正式发布了国内首个面向铸造业、区域制造业的共享工业云平台,官方针对这一平台能力给出的部分注解是一站式解決研發設計、産品制造、檢測檢驗、物流配送供需的協同制造平台。

 

經過兩年的發展,從官網呈現的信息來看,這一平台已有360家會員單位,平台通過網絡電商模式爲工業領域提供各類SaaS平台、信息化软件、數字化解決方案,甚至工业设备。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平台中提到的「協同制造」的概念,也是当下工业互聯網发展进程中的一个关键词,无论是针对企业内部的ITOT融合,還是針對企業上下遊産業鏈的協同,已然是當下物聯網時代工業領域的一個必然趨勢。

 

雷鋒網在翻閱這一共享工業雲平台成立之初資料時,從最初爲其提供技術支持的企業名單中發現,軟通動力也一直在強調「協同制造」這一概念和産業應用。

 

據雷鋒網了解,軟通動力企业内部架构中并没有设专做工业互聯網的部门,而是将其分为工业、物联网两条线部署。这样不同于当下诸多企业集中打法的两线布局,是软通動力对于自身转型的思考和当下策略,也是整个行業发展初期所呈现的多样性和阶段性。

 

然而,像软通動力这样在互聯網时代为大型央企、大型制造业企业提供软件服务,如何在这波工业互聯網大潮中找准位置,站稳脚跟,寻找新的技术和经济增长点,仍是一个问题。

 

目前来看,软通動力为这个时代的更迭也已经准备了五年,对于工业互聯網从产品布局到项目落地牌局也渐渐呈现出来。

 

爲此,雷鋒網特別專訪了軟通動力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技術官黃立,並向黃立尋求了諸多問題的答案。

微信图片_20190910155138

 

工業互聯網,從工業軟件國産化說起

创立已有二十个年头的软通動力,在技术上还是有不少干货值得拿出来讲的,当然,对于对技术国产化有强需求的制造业领域,软通動力在工业互聯網领域的发展还要从工业软件国产化说起。

 

與電機、減速器等關鍵工業器件類似,諸如APSERPMES等当下工业互聯網或制造业數字化转型中的核心工业系统,此前多数也是由国外供应。

 

對于制造業而言,此類軟件采用國外産品可以快速提高生産效率和企業管理效率,但同時也帶來了兩個弊端:

第一,維護成本很高,每年維護費用高達數千萬;

第二,由于代碼不開源,企業自己難以實現定制化二次開發,尤其面对如当下工业互聯網对联网化、智能化的需求,难以快速、低成本实现。

因而,软件国产化的需求也日益凸显,尤其对于像汽车制造这样數字化程度较高的行業,此前以合资建厂方式居多,对于软件国产化的需求尤其强烈。

 

软通動力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技術官黃立告訴雷鋒網,2014年,軟通動力研發的汽車制造核心系統APS+ERP+MES在神龍公司完成部署,系統替換了神龍原有以國外Hermès系統爲核心的七套舊系統。

 

神龍汽車從2012年、2013年開始思考如何通過國産化軟件替代原有國外軟件系統,我們真正開始合作做這件事是在2014年。當時軟通動力被神龍選爲軟件供應商,開始做國産MES系統,後來一直做到APS系統,從而取代了原來應用的國外Hermès系統。

 

也正是基于与软通動力这样的前期合作部署,为神龙汽车之后的數字化转型升级,赶赴工业互聯網这波潮流埋下了伏笔。


 

軟通動力爲整車廠做了什麽?

 

汽車制造核心系統國産化是軟通動力爲神龍送上的第一份禮物,同時,也是神龍自身業務發展尋求階段性突破的一個關鍵轉折點。

 

汽車制造核心系統國産化爲神龍帶來的實際效益是顯而易見的,據官方統計數據顯示,這一系統的國産化爲神龍每年減少了近1500萬維護費。

 

除去实际效益外,现在回头复盘这一次系统升级也有一定前瞻性,为神龙之后的數字化转型升级,做现在所谓的工业互聯網相关建设、改造奠定了基础。

 

2015年,軟通動力又基于這套管理軟件爲神龍汽車生産線實現了跨品牌、跨工廠柔性生産,完成東風乘用車、鄭州日産、東風標致的跨品牌跨工廠混流生産,實現了小時級的産能共享。

這裏有必要簡要介紹一下柔性生産這一當下制造業中的時髦概念。

 

其實,柔性生産是一個複雜的工程化問題,其中,柔性制造系統主要包括:

加工系統。自动化加工各种工件,并能自动更换工件和刀具,通常由若幹台對工件進行加工的數控機床和所使用的刀具構成。

 

 

物流系統。工件、工具流等物料贮运系统,包括输送系统(建立各加工设备之间的自动化联系)、贮存系统(自动化存储仓库)、操作系统(建立加工系统和贮存系统之间的自动化联系)组成。

 

 

信息系統。包括过程控制和过程监控系統。过程控制系统进行加工系统及物流系统的自动控制,过程监控系统进行在状态数据自动采集和处理。

 

通過這些複雜系統構建的柔性制造系統接到上一級擁有生産計劃信息和加工信息的控制系統後,由其信息系統進行數據信息的處理、分配,並按照所給程序對物流系統進行控制。當需要改變加工産品時,只需改變傳輸到信息系統的生産計劃信息、技術參數和加工程序,整個系統即能迅速、自動地按照新的要求來完成新産品的加工。

 

軟通動力如何基于神龍原有設備、系統實現的柔性生産線的改造升級?

 

這其中更多是工程化的問題,軟通動力主要通過對生産設備中的光眼、到位開關、隨車RFIDWBS PBS緩沖區、出入道的改造,VIN打刻機、加注機、塗膠機等自動化設備,以及自動化檢測設備的引入,爲神龍做的柔性生産線的改造升級。

 

对于制造业而言,工厂产能升级、數字化转型,不会像互聯網产业中一个新的技术概念的提出或爆款産品的出現一樣一夜風起,更多是在生産過程中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或是一些有前瞻性的企業領導者從上直下的一項技術落地。

 

軟通動力之所以與神龍的這一合作項目如此順利,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是當時神龍的這一項目負責人在神龍工作多年,對汽車制造業非常了解,同時他又很喜歡鑽研軟件技術,我們的團隊和他在一起能把需求梳理清楚。黃立告訴雷鋒網,因爲對于(工業)軟件而言,最主要的是需求的梳理。

 

正因如此,軟通動力與神龍的蜜月期再次延長,軟通動力也進一步爲神龍打造了一整套供應鏈管理系統(SCMSupply Chain Management)。

 

尤其對于制造業這類擁有長供應鏈的産業而言,供應鏈管理會耗費企業大量運營成本。據相關統計數據顯示,企業供應鏈可以耗費企業高達25%的運營成本。

 

SCM是对供应、需求、原材料采购、市场、生产、库存、定单、分销发货等在内的各环节的综合管理系統。SCM在企業資源規劃(ERP)的基礎上,把公司的制造過程、庫存系統和供應商産生的數據合並在一起,統一展示産品建造過程中的各種影響因素。

具體而言,SCM通過物流管理壓縮外部物流成本,通過倉儲管理壓縮內部庫存成本,從而實現整體供應鏈成本的降低。

软通動力为神龙构建的正是这样一整套供应链管理系統。

微信图片_20190910155157


對于制造業企業而言,關心的實質是提質增效。軟通動力和神龍這樣一套組合拳下來,在對神龍生産線的提質增效方面也有顯著療效

据统计数据顯示,就不同生产线而言:

物流管理方面,提高庫存准確度5%~50%;消除冗余、漏記錄,減少庫存持有成本,庫存降低8%~15%;降低物理盤點相關聯的成本75%;減少産品過期報廢13%~30%;倉庫整體生産力提升10%~25%

人員方面,節省20%~30%的直接員工,節省15%~25%的間接員工(諸如倉庫行政人員)。

 

雙線布局

 

回过头来再看软通動力在工业互聯網领域的布局,主要分为工业、物联网两个版块。

 

软通動力并没有一个专门做工业互聯網的部门,我们更多是从两条线来看,一个是从行業的角度,将制造业作为一个行業;另一个是从技术角度,我们会将物联网和5G作爲重點技術進行投入。黃立告訴雷鋒網,工业互聯網只是我们制造业業務线和物联网技术线布局的结合点。

 

就制造業業務線而言,軟通動力作爲長于軟件的服務型企業,早在2015年提出智能制造平台。

這一平台最初叫「芯動」,是一個物聯網PaaS平台的底層中間件,主要用來做數據整合、數據治理等工作,其實當時這一平台處于發展初期,並沒有太多商用。

 

中國制造業有一個比較鮮明的特色是:産業集群化。以珠三角、長三角爲例,大量民營企業依托小城市傳統産業或本地優勢資源,逐漸形成某種産業的專業化生産基地及相應産業鏈。

爲了適應更多中小企業的發展應用,軟通動力將原有的由「芯動」發展起來的智能制造平台SaaS化,形成了軟通動力現在的「工業雲平台」,這一平台采用混合雲結構,整合軟通動力物聯網的技術能力,在2017年開始實現商用。

 

軟通動力工業雲平台有諸多SaaS模塊化組件,包括最初的「芯動」,用于硬件加速的「芯躍」,用于大數據采集、清洗、脫敏、分析的「芯見」,以及用于實現設備聯動的「芯隨」。整體面向汽車制造業協同制造,采用混合雲架構,構建了1個大數據中心,物聯網支撐、應用支撐和大數據支撐3个支撑平台以及产业链协同 和企业内部协同两类云服务。

 

据官方资料顯示,工业云平台拥有新营销管理平台、MRP主計劃管理、APS高級排程管理、LES+SRM內外部物流管理、MES生産執行系統等10余个業務领域子系統。具体面向B端用戶,這一工業雲平台提供兩方面能力:一方面,爲核心企業(整車廠、核心零部件供應商)提供智能化生産、産品設計開發等私有雲服務;另一方面,爲上下遊企業提供産品設計協同、研發協同、柔性生産協同、供應鏈協同、金融協同等公有雲服務。

微信图片_20190910155205


據悉,目前已有34家主機廠納入軟通動力工業雲體系,有10余家供應商、承運商應用了軟通動力工業雲。

 

就物聯網技術線而言,軟通動力2014年在深圳成立了物聯網研究院(深圳能力中心),主要做相關技術研發。5G方面,我們與三大運營商均有合作,包括與移動的三大物聯網研究院,以及重慶的車聯網研究院都有合作。

 

对于工业互聯網主流应用场景而言,包括远程管理、资产追踪、柔性生产、预测性维护,在这些场景应用中,关键难点在于算法构建,尤其当下备受关注的预测性维护对于AI算法要求較高。爲此,軟通動力也構建了自己的算法團隊。

 

據悉,軟通動力的算法團隊邀約了華中科技大學路松峰博士、四川大學王藝博士、武漢軟通動力高級算法研究員孫曉瑩碩士,以及軟通動力集團的算法工程師博士在內的多位專家組成專家小組。經過多輪聯合咨詢與研發,分別采用灰度預測、蟻群算法、粒子群算法在實際工業業務邏輯中進行落地應用。

 

一手制造业業務线布局,一手物联网技术线布局,软通動力基于这雙線布局,在智能制造领域中构建起自己的技术体系和商业逻辑。

 

協同制造

 

如果說中國制造業産業有什麽特性的話,那就是前文提到的産業集群化;

如果說各國制造業産業有什麽共性的話,物聯網帶來的由內到外整合趨勢算是當下一個顯著的共性。

當下制造業産業中的整合趨勢由內到外基本可以分爲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廠內及企業內互聯,即M2M。通過將工廠內系統、設備之間實現互聯,將企業內所有工廠間運營、監控和管理決策整合起來;

第二階段,企業上下遊産業鏈互聯,即B2B。將企業內及其上下遊各級供應商、渠道商的系統終端或設備實現互聯,進一步提質增效;

第三階段,消費者與最終工廠互聯,即C2F。这一阶段其实在互聯網时代兴起的电商已经在消费领域得以实现,最终工业领域也将会实现消费者直接与最终工厂互联,定制化需求和定制化生产也将在这一阶段成为可能。

微信图片_20190910155146

在这三个发展阶段中,尤其在第二、第三阶段,体现了協同制造这一概念。

黄立以汽车生产环节向雷锋网举了一个体现協同制造的简单例子:

一輛汽車有四個車門,假如用戶希望要四種不同顔色或圖案,這就使得四個門很可能是从四个不同的工厂(供应商)中出来的,而车门又有一个专门的装配产线,要让四个门准时就位,又要让四个门准时到达正确的位置,这其中需要的就是協同制造。

而其实,協同制造贯穿制造业生产、物流、销售等各个环节。当然总车厂商有钱去做整体解決方案,但类似车门这类做某一器件的供应商,没有足够资金去构建自己的IT系统,所以我们采用了「協同制造混合云解決方案」(私有云+公有雲),私有雲更多是總車廠應用,公有雲爲上下遊供應商應用,爲供應鏈上的參與者提供生産計劃、排産、庫存管理、物流管理等相關服務。

 

工业互聯網落地,难題不在技術

 

就前文無論是軟通動力與神龍的合作,還是軟通動力自家雙線布局的体系构建来看,整个行業发展形势一片大好,似乎没有一点阻碍。

其實,不然。

正如当下行業认知:整个工业互聯網仍处于初期发展阶段。

无论是技术体系架构的完备性、整个生态链的成熟度,还是具体项目执行中遇到的行業问题、长期效益与短期效益问题等,都是当下制造业产业數字化、智能化进程中的阻碍。

對此,黃立認爲,技术不是目前最大的难题,当下技术已经可以做很多事,当下面临最迫切的问题还在于企业协调、技术人才、行業标准。

对于工业互聯網落地中的难题,黃立具體談了三點看法:

第一,很多企业的基础信息系统本身做得并不是很好(汽车制造产业底子相对要好一些)。无论是讲工业互聯網或诸如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概念,这些都需要较强的IT系統作爲支撐,沒有好的IT系統支撐,也就談不上數據采集、數據分析等後續工作。

第二,制造業企業中很難找到既懂IT,又懂業務的管理人員。現在企業內部ITOT存在一定的隔阂,这使得无论是工业互聯網的项目实施、推进、落地,还是最终的应用,都会出现问题。我們之所以與神龍的合作能夠很好地進行,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爲在神龍找到了這樣的一個能人。

第三,企業對于長期效益和短期效益的權衡。目前國內制造業整體效益不是很好,這使得決策層面臨長期利益與短期利益的決策。要考慮到底是要先活下來,還是活得久一點的問題。

 

工业互聯網在国内的命運

 

工业互聯網是当下一个比较新的概念,可以说是風口,也可以說是第四次工業革命。

然而,正如黄立所言,工业互聯網目前应用的并不是什么新技术,即使是人工智能、深度學習,我上大學的時候就已經在學了。

更多来讲,工业互聯網是某些技术逐渐走向成熟在工业界催生出的一次整体变革。

就工业互聯網在国内的发展来看,國內企業既興奮,又小心。興奮是因爲這次工業革命中國顯然沒有落後,剛好趕上這一趟快車;小心是因爲國內制造業整體效益目前不好,仍要觀望技術是否足夠成熟,是否可以快速帶來經濟效益。

然而,当下国内部分企业已经开始尝试做協同制造,尝试在前文提到的M2MB2BC2F的階段性道路上並行推進。試水智能制造的企業在國內逐漸增多,這樣的趨勢也將繼續爲整個産業帶來新的局面。

 

聯系我們

姓名

職位

公司

地區

電話

郵箱

描述

驗證碼

提交

郵編:100193

郵箱:contact@b2pandco.com

電話:+86 105874 9000

传真:+86 105874 9001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西北旺東路10號院東區16號樓